太阳2娱乐平台网址

自从陪娃写作业,我再也不用熬夜了

来源:木荷   作者:牵着蜗牛散步   时间:2019-04-08  浏览:

家长们双休日都不敢闲着 激烈程度如军备竞赛


  哎呀,我不会做这道题;

  哎呀,妈妈你能不能陪着我;

  哎呀,我想上个厕所;

  哎呀,我又想喝水;

  哎呀,我的笔不见了;

  哎呀……

  辅导作业这件事,说多了都是泪。好在教育部长说了,减负难,再难也要减。

  在3月12日全国两会部长通道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负担重如山,孩子不能健康成长,我们的学生会不高兴的,学生不高兴就是宝宝不高兴,宝宝不高兴,问题很严重。

  减负难

  陪娃写作业是家长们的标配,差别在于,能陪娃熬多久的夜。

  “一年级还能保证晚上10点以前睡觉,从二年级开始,哼哼。”

  “才读小学四年级,每天作业要写到孩子眼睛都睁不开,还不敢睡觉。”

  “晚上11点多,我都不发朋友圈了,还有孩子在群里发语音。”

  提及陪孩子做作业,家长们一肚子苦水。孩子学习负担重不重,家长比谁都清楚。

  一起教育科技联合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共同发布的《2018中小学生减负调查报告》显示,小学一年级就有28.65%的家长反映孩子负担重,在二年级的时候就直线飙升到了40%左右。

  减负,一直是教育的重中之重。时至今日,国家发布的减负令不下十道。2018年“减负三十条”的出台,细致到了连作业和睡眠时间都有了规定。

  不少教育难题或多或少都有所化解,学业负担却是难消。

  近年来基础教育的硬件建设得到长足进步,入学难、入园贵、大班额等问题得到明显改善。但是,如何切实为中小学生减负松绑,仍然相当不尽如人意。全国政协委员、福耀集团副董事长曹晖,在今年两会期间接受采访时如此表示。

  减负是个老大难,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教育厅副厅长韩平告诉周刊君,“扭转学生负担过重的问题,要从源头解决,选拔机制和竞争机制若无改变,对减负不能抱有高期待。”

  如今我们的选拔机制,还是把分数作为衡量学生的唯一依据。在这种竞争机制下,学生要进更好的学校,就必须和同龄人展开激烈的竞争,考出更高的分数。

  于是孩子写作业,一家人陪熬夜。“老百姓是很实在的,你有怎样的要求,那我就要跟你的要求一致。”韩平坦言,“我们必须加大评价改革的力度,减负才能治标治本。”

  太诱惑

  竞争,也是一场望不到头的烧钱游戏,中国家长把赚来的钱,大把大把地投进了校外培训机构。

  语数外三个补习班都得报上,还得单独报一门眼下热门的编程课,不少家长一打小算盘,平均每个月花在培训上的费用,就有好几千元,“活久见,孩子补课比妈妈剁手还氪金。”

  课外培训不仅氪金,还加重了负担。2018年,上海市基础教育调查队就本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课业过重问题开展调查,结论是中小学的学业负担90%来自课外。

  再把视野放大到全国,《2018中小学生减负调查报告》显示,一年级就有48%的学生报了辅导班,二年级至六年级均超过60%。

  与此同时,报辅导班的门数随着年级升高而增加。到六年级为止,有超过40%的学生家长为孩子报了2门以上学校主科课程的辅导班。

  减负的结果,是学校放学早了,培训班趁势而上了。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发文指出,目前我国的减负,虽然致力于给学生整体减负,但其实更多表现为学校减负。

  校内减负和整体减负,是完全不同的思路。只校内减负,学生压力依旧,家长还要根据经济实力为校外培训支付更多的钱,校外培训机构倒是赚得盆满钵溢。

  面对社会上铺天盖地的补习班和五花八门的兴趣班,试问哪个望子成龙的家长能禁得住诱惑呢?

  周刊君日前去听了一场课外培训讲座,课还没讲多少内容就开始打促销广告,还给家长算一次性付全款可以优惠多少。即使这样,家长们还是纷纷举起手机咔咔拍照。

  市场庞大不言而喻。中国教育学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仅中小学课外培训机构市场规模就超过了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相当于一半以上的中小学生参与过校外培训。

  在抢跑

  棍棒下面出学霸,表面上是孩子们在竞争,实际上是家长们在抢跑。

  白热化的竞争塑造了多少虎妈。但实际上,虎妈们也很心疼:“孩子负担重,学得不开心,但又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实在是没办法。”

  六成学生认为,父母要求过高是学习压力的主要来源。2018年9月,云南省政协开展“云南省中小学生减负调查问卷”,根据147万份有效反馈统计分析得出结论。

  可能怎么办呢?优质的教育资源就那么多,别说昆明的资源难以跟北京上海比,就拿云南省来说,城乡之间、区域之间、校际之间的办学都存在明显差异。

  家长们双休日都不敢闲着,给孩子报各种各样的班,主课之外,书法、绘画、钢琴、跳舞、还有T台秀,激烈程度如一场军备竞赛,你报两个我就报三个,你报三个我就报四个。

  家长们以为,能唱会跳,就是综合素质显优势了。然而,上海开放大学教授鲍鹏山告诉周刊君,“多一两项技能,根本不能证明你的孩子素质比别人高,素质不是技能的叠加。”

  这是第一,鲍鹏山提醒说,素质也不是知识的叠加。相反,琐碎的知识学得越多,会让人变得很无聊。中国家长对于教育的理解,出了偏差。

  因此,减负不仅是教育部门的责任,更是一场家长观念的转变。全国政协委员、福耀集团副董事长曹晖建议,要加强社会舆论导向的牵引和安抚,减轻家长拼娃、抢跑、跟跑的焦虑。

  比如有些家长喜欢搞“超前教育”,学生一张白纸交给老师,老师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非零起点教学,在这之前左一套、右一套,把孩子画得五花八道。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打了个比喻,这叫做“张飞画扇子,愁死齐白石。”

  陈宝生寄语学生家长道,要有科学的教育观念,对孩子要有一个合理的预期,要孩子做到的,家长首先要做到;家长做不到的,绝不强迫孩子做;孩子想做的,理性引导孩子做。

  其实,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兴趣与特长,全面的平庸远不如有一技之长。

  况且,对一件事的坚持,对现状不抱怨,对未来保持乐观,才是孩子更宝贵的财富。

  参考资料:

  全国政协委员曹晖:应切实为中小学生减负松绑,中国日报,北京2019年3月5日电

  问诊中小学生“减负”(人民政协新实践),人民日报,2019年01月24日18版

  图解教育 | 减负“攻坚战”:政策越来越细致,家长越来越焦虑,2019年1月26日,腾讯教育

  有的“吃不消” 有的“吃不饱”, “一刀切”的减负是不负责任的!2019年1月21日,半月谈

  问教 | 舆论质疑减负和治理“疯狂奥数” 质疑的究竟是什么?2019年3月1日,腾讯教育

责任编辑:郭惠芬

下一篇:没有了